2020年雪松价格查询请点击苗木价格菜单查看。

大型绿化苗木价格5年内暴涨30倍

2012-08-14 1,219次浏览 发表评论
展开索引

近几年来,“大树进城”绿化工程在武汉、重庆、成都等城市兴起。以武汉为例,2011年,10万株大树在汉“安家”,而今年我市计划新增树木更高达100万株。在这项都市绿色福利的背后,一条围绕“大树进城”的绿化产业链也由模糊走向清晰。

连日来,武汉采购部部长沙飞非常忙碌。9月份市政工程“市民之家”进入绿化阶段,但靠近三金潭一处小广场所需的200颗银杏树还没有着落。

“城市绿化要求提升,栽植的树木树冠、树形要一致,还要胸径15厘米以上、达到三级分支的大树,如此像选士兵一样选树木,常常上千颗苗木中只能挑出几十颗,武汉周边难以找到,只得远赴山东、江苏寻树。”

沙飞所说的情况在近几年各地园林建设中已非常普遍。比如,今年武汉市三环线将有40多公里,两边各20米宽的绿化带有待绿化;张公堤森林规划区域30.9平方公里,相当于67个解放公园。随着园林绿化量的激增,苗木供需已很难平衡,各地全国性搜树也引发了苗木价格的水涨船高。

“胸径20厘米的银杏市面价格已达到3到4万,而在5年前这一规格的银杏树只要1000元。”市园林局一位苗木采购工作人员称,短短五年来,苗木市场像坐上了过山车,只看涨不看跌,桂花、银杏、栾树等常见的行道树,普遍上涨了30倍。

其实,价格还在疯涨。据悉,只要手头有野生银杏的,价格随便报,一棵直径30厘米的野生银杏,1月份的报价是32000元,到了5月份又涨了16000元。好的苗木更是一树一价、一天一价,胸径40厘米的银杏树喊价已高达10多万。

这位工作人员介绍,仅仅以山东郯城县新村乡为例,每天银杏苗木交易额高达六七百万,而据中国园林行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,2010年中国银杏树苗的交易额约为10亿元。

武汉苗木规格难达要求

产业滞后错失良机

面对如此火爆的市场需求,武汉的苗木产业却显得力不从心。

在沙飞看来,武汉周边可供移栽的大苗木几乎绝迹,仅剩民间房前屋后种植的樟树、桂花等少量树种,行道树所需的栾树、重阳木几乎全部依靠外地资源。

“武汉苗木的规格和树形远远达不到市场需求。与去年同期相比,胸径 15厘米至18厘米、能做行道树的栾树非常缺货,设计中原本胸径15厘米的苗子改成12厘米也只能勉强供应。胸径15厘米的重阳木也处于没有货源的状态。”

沙飞分析,武汉周边并不缺苗圃基地,江夏、荆州、花山等地都适合培育苗木,省内的咸宁更被誉为桂花树之乡。“苗木供应不足是因为培育观点滞后,各地没有把苗木当产业来做。”

做了20多年苗木生意的杨本林也表示,“咸宁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培育苗木市场,主要供给武汉、重庆等地,按理说目前正是大型苗木的收获期,但事实却不尽然。市场供不应求,苗木根本放不住,长到10厘米左右就卖掉了。苗木场地的规模也有限,无法腾挪出空间等树长大。”

没有苗圃基地的持续供给,杨本林等人就退而求其次在民间搜罗房间屋后的树源。可这类树木也越来越不好找,“市场需求量太大,民间苗木的生产周期无法跟上。大型苗木的出口管理愈发严格,需要通过有关渠道交‘大树出口管理费’,这笔价格有时占到了成本的十分之一。”

盲目种树不可取

市场黄金期或剩5年

但与杨本林明显流露的惋惜之情不同的是,同为苗木经纪人赵天生则连称“入市要谨慎”。他告诉记者,苗木市场的黄金期也许只剩下5年。

赵天生举例,在苗木市场中,红叶石楠也是一类热点树种。对于萧山众多种植红叶石楠的苗木大户来说,前两年“种一亩红叶石楠,开回一辆‘吉利熊猫’轿车”的日子在今年的年末将不再出现。一株红叶石楠的成本在0.25元左右,按去年的行情,种植一亩红叶石楠,产值可达六七万,刨去购买小苗的费用、人工费及租地费两万元左右,每亩净收入在四万至五万元间。

而在去年10月开始的苗木销售旺季中,红叶石楠的风光不再,曾经卖到1元或1.5元一株的小苗,却只能卖到0.4元/株。与红叶石楠命运相似的,还有金叶女贞红花继木、金森女贞。

“小苗在市场中反应最敏锐,照正常市场周期推论,银杏、桂花等大树也会在5年内经历市场震荡,价格回归理性。”赵天生预计,从江浙市场来看,大苗木并非稀缺,而是大量囤积在私人手中,这会引发供需市场的变化。各地热衷的大苗木也极易受到国家政策变化、各地出口限制等因素的影响,武汉一些地区若要大力发展苗木产业,还宜从长计议。

近几年来,苗木市场价格异动,而背后的根源是由各地“大树进城”绿化工程直接引起的。

由于我国目前法律法规的不完善,导致很多野生大树得以进入待价而沽的苗圃,然后进城。在大树需求方面:一是“大树进城”风潮下的城市公用绿化,另一是房地产景观绿化中的大树需求。

但这一做法正在引起不小的争议,需求方面,城市公用绿化中的“大树进城”,还有明显的“软肋”:其一,在全国生态绿化视野中属于“拆东墙补西墙”;其二,由于会破坏原生态,而且移植死亡率奇高,这无疑是在实际上耗损了社会生态绿色资源。

可以预见,大树挖掘的法律风险将增加。终会有相关法律来严格监管大树移植,野生大树进入“城市公用绿化”或房地产楼盘将会有章可循,“大树经济”也将面临新的变化。

暂无评论

评论留言区...

您可以在这里写下评论或是供求信息